不诉离殇

喜欢弹完吉他后留在左手茧上淡淡的铁锈味

《娱乐至死》

我们学会了漠视日出日落和季节更替,因为在一个由分分秒秒组成的世界里,大自然的权威已经被取代了。确实正如芒福德所指出的,自从钟表被发明以来,人类生活中便没有了永恒。所以,钟表不懈的滴答声代表的是上帝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日渐削弱...也就是说,钟表的发明引入了一种人和上帝之间进行对话的新形式,而上帝似乎是输家。

我就像一只的变形虫,努力汲取着周围微小的食物颗粒,竭力挣扎着向四处延展。可是不管我多么努力,我始终只是一只变形虫。不过,我也始终在试图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