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几

听宋冬野的歌时脑子里一直徘徊一句话:我真的很喜欢他

我不喜欢倾诉,自然也不喜欢别人倾诉,但是如果有人要倾诉,我听着便是了。我只管作同情状,哀叹一声,转头便忘。

倾诉对我来说并没有用,即使说出来我也不会好一点,反而会因为别人喝了我的苦水而产生内疚导致我更阴郁。

但是如果能让你开心一点,不管是多苦的水我都能再喝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