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诉离殇

梦是创造,它在不受限的情况下诞生出来,而创造正是需要突破常规去寻找另一种可能性。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

《倾城之恋》

封锁了。摇铃了。“叮玲玲玲玲玲,”每一个“玲”字是冷冰冰的一小点,一点一点连成一条虚线,切断了时间与空间。

我始终都放不下你,我的小宝贝

从前一生只够爱一个人